梦见自己住在山洞里:“闲云野鹤”受益终身 苏州禅友们的“心灵旅行”

来源:百度文库 编辑:神马问答 时间:2020/02/20 20:28:21

记者  李楠

“一日禅修让我学会了放下和舍得,生活中的许多琐事、烦恼也少了许多。心情好了,对工作、对家人、对社会都是一种和谐。”网友“姑苏子”说。据了解,在苏州的禅修活动,参加者多是长期被水泥森林禁锢的都市人,他们希望通过这种“心灵的旅行”来体会生命的安宁与和谐。

 

寺院里的“闲云野鹤”

暮色迟至,钟声悠扬,晚课时间到。陈晨刚走上大雄宝殿前的台阶,就看到一队僧人列队从禅房方向的门里出来,穿过走廊,走进大殿,一路上袍袖飘飘,煞是好看。她也尾随而入,站到左边女居士的队伍,开始生平第一次的宗教活动。

她说,一开始真不知道晚课是干些什么,后来,大概是哪位居士见我一直没开口,塞给我一本书,翻好了页数,意思叫我跟着大家一起念,正好看到几句:“是日已过,命亦随减,如少水鱼,斯有何乐?大众,当勤精进,如救头燃,但念无常,慎勿防逸。”几句话如电石火花,打动了她。谁说出家人闲逸,真正修行的人就是这么兢兢业业,思量人生岁月,疾如飞刀快箭,一势向前,不可顿止。即使我们这些俗世中人,也该珍惜生命中的每一时刻。于是,陈晨记住了它的名字:《普贤警众偈》。

还记得去年第一次参加禅修,陈晨到客寮,安顿上床后已是快9点了,时间尚早,还睡不着觉的她便与对床的居士攀谈,原来这位居士是福建人,经常在全国各地的寺院“挂单”,想到哪里,就可以去哪里,喜欢的地方就多呆段时间,不喜欢几天就可以走,过着真正的闲云野鹤般的日子。

陈晨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种生活。她说:以前只知道出家人云游天下,可以到寺庙挂单,现在我知道,居士也可以的,只要你有皈依证。陈晨憧憬着,以后如果有机会,会带上男友走遍全国的各大寺庙,感受闲云野鹤般的云游度假生活。

 

做七日“神仙”很不错

去年的春节,张玉立去了九华山以“七日神仙”的方式度过。

所谓“七日神仙”就是利用春节休假时间,到寺庙中“禅养”,参拜和尚或尼姑为师。这里禅修方式方法有很多种,但目的都是相同的,都是让心灵成熟,了解生命的本质,同时让心获得更高层次的体会。

正是这样一次经历,让她现在总是要找时机到寺庙里小住,他说:“每次回来,都好像新生一样。”这种“一日禅修”或“几日禅修”被他称为现在最喜欢的休闲方式。

这种“一日禅修”的生活,开始得寻常又不寻常,寻常是这不过是些健康的日常生活,不寻常事都市的白领们已经离生活很远很远:刚过早晨5点,张玉立被一阵击板声惊醒,他从木床上爬起来。走到天井中央,周围还是一片漆黑,残留的月光透过薄雾将光芒投射到远处庙宇的琉璃瓦上,山风穿过竹林和菩提树丛,呼呼作响,更添神秘和宁静。他突然觉得自己错过了生活中许多美妙的景象。平日里的清晨5点,他不是在睡梦中,就是出差、加班早起的起床气愤中,很少像现在这样神清气爽。

一阵浑厚的钟声从大雄宝殿的方向传来,驱散了他最后一丝睡意。四周的灯火逐一亮起,穿戴整齐的僧人从房间里鱼贯而出。跟着人流往大雄宝殿的方向走去,每天5点半,僧人的早课都准时在这里进行。刘乃涵找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,今天诵的是《楞严咒》,他拿出之前已准备好的经书,跟着木鱼的节奏诵起来,他有些跟不上,但他的心里并不着急。不像在都市,一旦跟不上身边人的步伐,他就紧张。

早课进行了1个小时,之后是“过堂”(出家人对吃饭的称谓),吃过素食饭菜,禁语,护持正念,“过堂”……虽然周而复始的重复着这些内容,但是他的心中却是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悟。

 

“禅修让我活得更明白了”

28岁的维安是西园寺禅修营的常客,平日里她的职业是苏州某高校社会学讲师,而一到西园,她就成了一名普通的修禅者,和师傅们一起上早课,吃素斋,禁语,护持正念……这些已经成为她生活中的习惯动作。

在寺庙的日子,每天清晨,维安都是在几声响板中唤醒的。她说,生活在现代的人,大约都有清晨被闹钟吵醒而恼怒的经验。而响板的声音落在耳膜上,只觉清新又略带神秘。

凌晨5 点,殿前三两伫立等待的人群分男女从两边列队进入大殿,先是出家的僧人,再是已皈依的居士,然后是她们。早课开始,要诵念《大佛顶首楞严神咒》、《大悲咒》、《消灾吉祥神咒》、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、《怡山发愿文》、《韦驮赞》、《药师赞》、《拜愿》等。

早课结束,是六时整,早课后即吃早饭。迅速饮毕,将两碗重叠,筷子整齐安放于钵碗右侧与桌沿垂直。垂目观心,大众诵结斋偈:“饭食已讫,当愿众生,所作皆办,具诸佛法。”遂起身到院中水池边洗净碗筷,放入斋堂的橱柜,方各自散去。从此刻直到下午4 点半晚课开始前,僧人们自到禅堂修行。看时间,才6 点25 分。时间尚早,而诸琐事已毕。清凉的晨风中,炉烟渐散,凌晨那一场活色生香的热闹,如梦幻泡影,顷刻早已消散。

她说:其实在这里,你可以凌晨即起,奋发精进;也可以浮生偷闲,睡到自然醒,没人会强迫你必须做什么——你该听从的,只有你的心。也许,这就是禅的魅力。

像维安这样,把禅修看做一种爱好,一种积极的生活方式,在参加“禅修营”的年轻白领中并不少见,虽然禅修在他们生活中无论时间、精力上并没有占据很大的比例,但正所谓有人说,真正的禅修者,并不需要把时间紧迫、工作紧张作为不能禅修的借口,他们能把吃穿住行的每个方面都能变成禅修。禅修家的最高境界是——将禅修融入自己的生活,平凡中禅机毕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