睿智又是深情的名字:朱军:小说里有个真实的唐伯虎

来源:百度文库 编辑:神马问答 时间:2020/02/20 20:09:00

记者  陈佳慧

“大明成化十二年的一个清晨,苏州城里的中市大街上已是人来人往……只见桥西堍的大梓树下,盘坐着一个小孩,聚精会神地诵读着书……‘寅儿!寅儿!倷又在梦游哉!’”

2011年,唐伯虎的粉丝们很幸运。因为这一年,一本苏州风情十足的小说《传奇唐伯虎》问世了。虽然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叫老凡,但作者朱军创作此书的经历并不平凡。几个月的精心准备,几百万字的资料阅读量……他要呈现的,是褪下了神奇光环的,一个最为真实的唐伯虎。

 

没点过秋香的唐寅

写唐伯虎对于朱军来说,既有时机的巧合亦有情感的沉淀。2010年决定创作时,正值桃花坞准备改造,而同年7月外孙出生,8月父亲过世,大喜加大悲,朱军尝过了人生的喜悦与失去,对于唐伯虎的一生,总有些许关于生命得与失的共鸣。

因此,从开始写的那一刻开始,朱军也决定放弃已经泛滥的戏说形式。现代人见到过太多版本的唐伯虎了,影视作品中的无厘头,民间传说中的狂放不羁……但朱军想要展现的,则是那个生活在明朝的,真正的唐寅。“小说只是一个形式,但我基本没有杜撰。”朱军说,“书中带引号的,都是引用书信及史料原文。而我所依据的资料,多是来自于他与好友文征明等人之间的书信往来和个人文集。我认为这是比较可靠的。”

经过他的一番研究,那些我们津津乐道的、信以为真的“传奇”被辨别、过滤了出去。如唐伯虎三笑点秋香,朱军发现最早记录三笑故事的是一位比唐伯虎小四十岁的文人。那么这个故事必定并非此文人亲眼所见,多半是从长辈那边听来的,未必可信。再如唐伯虎与在科举案中出卖他的都穆,当代不少人撰文表示此二人其实关系很好。但是朱军找到一篇唐伯虎写给明代画家、儿女亲家王宠的一封信件,上面大致写道:请我吃饭,那个赤佬(指都穆)来不来?他来的话,酒神也要发飙!可见,他至始至终没有原谅这个出卖者。

所以在《传奇唐伯虎》中,朱军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些我们所熟知的地方,那么小说的“卖点”在哪里呢?朱军说,在于真实。唐伯虎最著名的事件便是科场舞弊案,很多人知道有这么一件事,但是其发生的前前后后却不甚了解。唐伯虎究竟有没有作弊?他有什么冤屈?这些成为了朱军这本小说的重点章节。尽管采用的是小说的手法,却是对历史的展现,内容也详实地取材于《明实录》。此外,那时候有很多苏州人在京里做大官,如唐伯虎的老师王鏊,为什么他们一点气都不吭呢?朱军在研究之后,虚构了吴宽和王鏊的对话,通过它将当时京城中官场斗争情况下,不能为唐伯虎辩驳的原因展现了出来,可谓费了番功夫。

小说中除了唐伯虎的真实面,还有唐伯虎的风雅面。在后半段,朱军写了唐伯虎女儿葬花一事。事实上,有很多人发现曹雪芹写的“黛玉葬花”一段灵感便是来自于唐伯虎。唐寅葬花,历史上有所记载。而桃花坞的唐寅墓便是他葬花之地。晚年时期,唐寅扫了许多落花埋起来,在生命最后的时刻还将诗稿埋藏在了那里,但朱军在创作时,并没有使得唐伯虎变得女性化,而是将葬花安排在了他女儿身上。

 

16万字小说配上200万字资料

4个月的创作期,资料就看了2个多月,小说虽然只有16万字,资料却查阅了200万字之多,这是朱军为了还原历史而做出的努力。他说,仅仅看明史是显然不够的,作为一个苏州人,就要写出一个有血有肉的唐伯虎,而非史料上那个被简单描写的历史人物。找资料是件很辛苦的事情。朱军本人并不学文,而是研究自动化控制的,但他自小喜欢读书写东西。因为工科出身,他在寻找史料和文献的过程中找到一个非常好的帮手,大大提高了效率和研究面,那就是网络。

谈及靠网络找资料,似乎有很多老学者会立刻皱着眉直摇头,尖锐地指出网上的资料不真实。受益的朱军却很想更正这个观念。 “网络可以帮助我们找到在苏州找不到的珍贵书籍和资料。”他说,“而且只要下载PDF文件,即原书的照片版,真实性是可以得到保障的。”事实上,朱军搜索资料的严谨在审稿过程中就得到了一些专家的称赞,他们认为其中所用的很多资料都是许多人所忽略的,或是没见过的。甚至有部门愿意牵头请朱军用手上的资料写一本《唐伯虎资料汇编》。

 

一个“倷”字的苏州风情

打开这本小说,一股姑苏的味道就立刻扑面而来。仔细翻阅会发现,其中的“你”都变成了苏州话的“倷”。这正是朱军的一次尝试。“海派小说给人地方性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个‘侬’字。”他说,“明明是北方小说的文字,但加了一个‘侬’便有了浓浓的海派风味,苏州小说也可以试试。”除了一个“倷”字,一些苏州俚语也常被穿插其中,而更具有可读性是,他还加入了一些生活在苏州的特有情节,比如文征明因为喜欢吃蟹甚至搬到了阳澄湖边。

朱军喜欢写作,《传奇唐伯虎》出版后,他还将进行几篇长篇小说的创作,其中打算写一本洪钧和赛金花这两位传奇人物的小说。“洪钧为什么愿意娶一名妓女做老婆?这在当时是需要很大的勇气。很多人佩服但不信服。支撑他勇气的是什么?这就将是我研究的方向。”他说,“但由于资料不多,所以这本小说的难度比《传奇唐伯虎》还大。” 看来,朱军的小说创作似乎是与研究史料分不开了。他笑言自己有一个野心:现在的文献很多,但非常深奥,是专门给专家学者看的,而他就想以通俗文学的方式,将文献真实的体现出来。但这不是简单的将文献转成白话文,而是通过场景,将文献中的内容有机地结合起来。“这样就可以达到一个雅俗共赏的效果。”朱军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