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腾云:果葡糖浆真的可以替代蜂蜜吗?

来源:百度文库 编辑:神马问答 时间:2020/02/29 21:50:31
果葡糖浆真的可以替代蜂蜜吗?要搞清楚这个问题,首先要清楚什么是蜂蜜,什么是果葡糖浆。

一、 蜂蜜
最早关于蜂蜜的记载要追溯到公元前2100-2000年,那个时候的人们不仅将蜂蜜用作食品,更用它来治疗疾病。据圣经记载,以色列王所罗门甚至还为蜂蜜做了一个广告:孩子们,吃蜂蜜吧,蜂蜜它…就是好啊就是好!因了日益昌明的现代科学,伴随着白砂糖的问世,蜂蜜为人体提供能量的功能已渐少有人提及,但它对人类健康和疾病的重要性却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,并因此催生了一门崭新的学科—蜂疗学(apitherapy)。

按照来源不同,蜂蜜可以分为单一花种蜂蜜、多花种(混合)蜂蜜和蜜露蜂蜜。其主要成分确为各种糖类(约80%),其中多为果糖和葡萄糖,各种蜂蜜糖类的组成大同小异,但其他微量成分(矿物质、维生素、氨基酸、酶类和多酚类物质等)的含量却有一定差别,这也导致了不同蜂蜜功效的差异。

总的来说,蜂蜜主要有以下功能:

1. 外用可以抗病原微生物(细菌、病毒和寄生虫)
蜂蜜可以抗菌,不仅源于其高渗和低PH的特性,也和它所含的微量物质有关:葡萄糖氧化酶可催生过氧化氢,而后者被广泛用于处理创面;芳香类和多酚类物质等也有一定抗菌作用。有新西兰的研究小组做了一个有趣的统计,他们综合分析了8次试验共624例有轻度或浅II度烧伤的病例,发现用蜂蜜作为敷料的疗效远好于临床常用的磺胺嘧啶银。其中,蜂蜜不仅能清除感染,还能加速伤口收敛和促进组织再生。另外蜂蜜还可用于其他类型的创伤如刀伤和擦伤等等.

2. 内服可益身驱病
2.1.抗氧化
体外试验表明:蜂蜜的抗氧化作用与它所含的多酚类物质相关。另外,蜂蜜还含有诸如葡萄糖氧化酶、维生素C、酚酸和有机酸等抗氧化物质。人体试验表明,日服蜂蜜1.5g/kg可增加血中抗氧化物,并远高于同量的玉米糖浆对照组。另一个试验则发现,日服蜂蜜1.2g/kg即可增加血中抗氧化物:维生素C升高47%,beta-胡萝卜素升高3%,尿酸12%,谷胱甘肽还原酶7%。需要注意的是,蜂蜜的抗氧化能力不仅取决于蜂蜜的种类,而且还和储存的温度及时间相关。

2.2.治疗消化道疾病
远在古罗马时期,名医塞尔苏斯便用蜂蜜来治疗腹泻。无独有偶,穆斯林先知默海莫德也推荐用蜂蜜治疗腹泻。不仅如此,蜂蜜还可以用来治疗胃溃疡,胃炎和肠炎等胃肠道功能失调症。在酒精和消炎痛诱导的大鼠胃溃疡模型中,蜂蜜可显著降低胃溃疡的发生。口服蜂蜜还可治疗咽喉炎。其外,蜂蜜性润滑,因而也可以用来治疗便秘。

2.3. 其他
如抗炎,抗瘤、抗突变,预防治疗心血管疾病和促进抗体生成等等

如上所述,蜂蜜的营养价值和药用价值兼顾,且对健康无明显的危害,是不可多得的佳品,那果葡糖浆呢?

二、 果葡糖浆
果葡糖浆发明于1957年,但彼时其商业化并不成功。直到1977年,美国对蔗糖实行定额并增加了蔗糖的进口关税,导致国内蔗糖价格疯涨,美国人不得不寻找蔗糖的替代品,再加上美国政府同时补贴了玉米(果葡糖浆的原料)的种植,果葡糖浆因而顺势而上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大半个美国糖类市场。到如今,果葡糖浆几乎无处不在,各种软饮料,包括我们熟知的可口可乐、百事可乐、七喜等无一例外都以果葡糖浆为原料,面包、麦片、酸奶、午餐中也有果葡糖浆的身影。

按果糖和葡萄糖的比例,果葡糖浆可分为三种:HFCS 55(55% fructose and 42% glucose)、HFCS 42和HFCS 90。HFCS 55主要用于制造软性饮料,HFCS 42主要用来制造面包等食品,而HFCS 90则被用来与HFCS 42混合制成HFCS 55。HFCS 55中果糖和葡萄糖的比例与蜂蜜最为接近,因此被不少不法奸商用来制造假蜂蜜。因其不含蜂蜜所有的微量蛋白,美国政府于1998年出台了新的检测方法(检测蛋白)以鉴别HFCS 55和蜂蜜。

尽管FDA1976年的报告说果葡糖浆“总的来说是安全的”,美国医学会也声称其“不太可能比蔗糖更易导致肥胖”,但多年来对于果葡糖浆的质疑从来没有停止过。多份研究报告表明:果葡糖浆不仅是美国人肥胖的重要因素(而蜂蜜不是),而且还与多种心血管疾病的发生,胰岛素抗性的形成和II型糖尿病的发生,代谢紊乱,水银中毒以及非酒精性脂肪肝的发病相关。正因如此,近年来果葡糖浆在美国可谓臭名昭著,有人甚至在facebook上建了主页专门来反对果葡糖浆[www.facebook.com],各大公司不得不采取对策:百事公司推出了百事可乐“复古版”(使用蔗糖为原料);可口可乐在欧洲和美国一些地区也改用蔗糖装瓶;Hunts兄弟果蔬加工公司顺应潮流,于今年5月宣布放弃以果葡糖浆为ketchup;餐馆也纷纷以使用蔗糖作为卖点来招徕顾客……不仅如此,果葡糖浆的厂商也想尽办法为其正名,其中一招便是改名:今年9月,他们向FDA申请将果葡糖浆更名为玉米糖。对此,时代周刊的分析可谓一针见血“这是因为果葡糖浆这个名字已经臭了大街”。

结语:
蜂蜜的糖类成分虽与果葡糖浆相近,但它却含有后者所没有的多种微量物质,对促进人类的健康和防治疾病有莫大的助益,岂是果葡糖浆所能比?即便是果葡糖浆的死忠分子也不得不承认:蜂蜜由于含有一些酶类和抗氧化物质,比果葡糖浆和其他甜味剂要高出一个档次。这些人只是在辩解:果葡糖浆作为蔗糖的替代品,其危害不会比后者更大。岂不知到了中国,竟然成了香饽饽,被人拔高到可以取代蜂蜜了,真是咄咄怪事!果葡糖浆之于蜂蜜,犹如顽石之于美玉,比奶粉之于母乳尚且多有不如,奶粉厂家还努力更新配方,加入一些如免疫球蛋白等微量成分,力求最大程度地接近母乳,而果葡糖浆的配方几十年不变,若说有什么改变,那就是原料转基因化了,又如何与营养价值及药用价值丰富的蜂蜜相提并论、更遑论替代了!

附1:美国人的肥胖
只要在美国生活过的人,大约都会对美国人的肥胖印象深刻。大街上随处可见体型臃肿的美国人,有的人必须要用双手托着肚子才能缓缓而行,更有甚者,还有人胖到要借助工具代步,真是我见犹怜!统计表明:有半数的美国人体重超标(BMI≧25),1/4的人被诊断为肥胖症(BMI≧30),这可不是小事。美国人自己倒还自娱自乐,每年还评选最胖的州[calorielab.com];电视的减肥运动也如火如荼,有个电视节目叫the biggest loser, 我以前还经常看,用以提醒自己:千万不要像他们那样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?当然,肥胖的原因有很多,有遗传因素,也有环境因素,但无论如何,大量摄入果葡糖浆等垃圾食品想必也脱不了干系。

附2:果葡糖浆和蜂蜜的消耗量
全世界每年约消耗蜂蜜120万吨,不到糖类总消耗量的1%。各国人均年消耗量如下(由高到低排列):
1-1.8kg(发达国家如德国、澳大利亚、瑞士、葡萄牙、匈牙利和希腊)
0.6-0.8kg(美加地区)
0.3-0.4kg(其他发达国家如意大利、法国、英国、丹麦)
0.1-0.2kg(中国和阿根廷等主要蜂蜜出口国)

果葡糖浆的主要消耗国是美国(占所有糖类消耗的40-50%),欧盟并未大规模用果葡糖浆替代蔗糖,并于2005年对其实行限额。日本果葡糖浆的消耗为总糖消耗量的25%。我国于70年代开始引入果葡糖浆,2000-2004年逐渐兴起,2005年国家调高蔗糖价格,果葡糖浆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…..又一个悲剧正在重演。[baike.baidu.com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