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耀之基金怎么样:故乡的春昼 - 现代散文

来源:百度文库 编辑:神马问答 时间:2020/02/22 11:08:04

故乡的春昼

一.

二月的尾巴夹着冷雨花香浇湿了我的枕头。门在风里呜咽,青石板的脚上白色的雨粒溅起幽幽的光,在弄堂口倏忽而过,仿佛佛龛上跳动的灯芯。走廊的花气和钟声涌动,在狭长的甬道里清朗的气息深邃隐秘,活象窗纸上的蚕的身体在摇摆。

我撑着油布伞站在石拱桥上。星星在头顶的天河上漂浮,在瞳仁的深处,白雾砌满了桥的台阶,栏杆外,拂晓的天吐出几蓬银丝,好象蛛网在暗牖里叹息。芦苇地清甜的味道似有若无,淡淡地从脚下的水波生起。水从哪里来,也许是村庄的尽头,那里,山色峥嵘,冷月牵在手上,变成一跟极细的红线,顺着它的小手指引,我看见交叉小径上的鹅卵石在雨中一阵流滑,发出珠圆玉润的摩擦声。那天晚上,我的父亲淘金回来了。木屐圆斗笠里,父亲脸上刻着村庄河流的气息,浩荡,湍急,像竹林深处隐没的沙滩,月亮也无法泅渡。整个季节,我都陷在感官营造的迷城里,不能自拔,梦中我坐在峨嵋的金顶的佛堂里,大片的雪从山峰的尖顶上吹下,昏迷的意志里有个太阳在燃烧,雪从它的黑影里纷扬的下落,檐角的缝隙金光四溢,浓烈的质感带着金箔的硬度烤着我的脸,眼眶生痛,好象沙漠里的一口凄厉的萧音,吹出连绵无穷的白昼。

二.

那个早春,西江两岸的绿树红花都在太阳里脉脉相对。看江头的几点风帆吹过,影子掠走了它们鲜亮欲喷的色彩。他站在小楼上,红眼睛的鸽子在田埂的云间飘荡,几番起落,强健的尾翅在空中一转,掀起了大半个屋脚,挑出了油油的绿意。乡间的早稻的身子还裹着绿,听泥土呼吸,如同胎盘里沉睡的婴儿,神秘的声音柔韧,尖密,像琉璃瓶中倔强直挺的火苗,他仿佛听见青瓷破碎的声响。

村庄的脚步近了。好象一张出水的蓑衣,逼近他的胸口,散发着终年不变的湿漉漉的气味。他记得娘喜欢藏在树阴里春米,阳光照不到那里,娘的脸色终年都是苍白的,犹如井底漂浮的纸船,阴寒而孤独。父亲长时间不归,到了晚上他放学回家就喜欢和娘坐在炉边聊天,炉火映照在娘布满皱纹的皮肤上,那时候,他感觉心中有一弯清凉的水涡,里面跳动的全是游鱼,找不到归处。

山间的阴气薄了,被太阳蒸发得只剩下几朵闲云。他一个人走在家乡的马路上,任二月的峭寒敲打在脊背上,独自上路。雨后的柏油路有墨色的黑,像洗过的山水画发出柔软的触感。

鸟鸣,花香,竹青,云淡,他听见铁轨的枕木上松果掉落的清幽的声音,好象太古的钟声在心中回荡,仿佛浑身沐浴了场花蜜的光晕。

快到出山口了,他回过头,村庄已经藏在暮蔼里,黄昏的太阳像巨人嘴里吐出的红珠,整个西山南麓倒悬在天边,像一展锦屏蒸腾起琥珀般的霞光,烧起来了,从头到脚,将群山映得深紫。澄澈的空气流动着麦穗般安静的话语,他感到冬末迅疾的脚步,一切感伤的缅怀和繁缛的梦呓都在这个季节的深处扑向盛大的绽放。

留声机里是我的村庄,我青衫打马穿过一片草色春光,想要挽起朝阳。